2021年1月23日星期六

我为什么讨厌我的父母(碎碎念003)

建议先阅读:

碎碎念001(我想自杀)

碎碎念002 

前天晚上,母亲和阿姨直接来到我出租屋门口,我不开门也不回话。她们留下了一碗面,她们走后,我把面扔到厕所垃圾桶里,拍照发给母亲的微信。
昨天中午,警察和母亲突然来到我的出租屋门口。真的烦死了,我开门的时候拿了一壶凉水,直接泼到母亲身上。报警是我的一个朋友做的,他担心我,我不怪他。
我知道人在年轻的情况下会犯很多错误,大部分错误父母和家人都会原谅你。但是很抱歉,我做不到反向原谅。所谓的理解“代沟”,我不擅长。
小时候,我只记得我挨打挨了很多。当然那可以是因为我调皮。
小学时期,父母把电脑的房间锁起来不让我进去,当时我确实不太行,只喜欢玩穿越火线。
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我父母听了数学老师的话,送我去上补习班。当时我居然没注意到这是违法的。嘛,当时太嫩了,不懂法律,也不知道多关注新闻。tmd补习班就是暑假的每周一到周五,上午在老师家客厅上课。写tmd奥数卷。自那之后,我估计就爱上了把老师作为一个敌人来看待。

初中时期,父母买了并装修了第二套房子,最初一套房子A在火车站旁边,然后另一套房子B在10千米以外的镇里。我初中住校,周五下午回家,周日下午回学校。就这么点周末玩电脑的时间,我的台式机被搬到了房子B。但是父母依然在房子A生活。我周末只能自己坐公交车偷偷跑到房子B玩电脑。相当于玩4小时的电脑要7元钱。(公交车单程3.5元)
然后高中的时候,我认识了Su,Su是隔壁市的,我打算去他那边做客。这是我第一次独立离开县出去玩。父母知道了之后,说我应该死在外面被人拐走。还打电话给我的班主任。我上午坐火车去城里,下午回来。第二天星期一上课,班主任在课上公然侮辱我。说我是个见网友的傻子。

我高三大部分时间都居住在一个同学家,他家离高中很近,然后我经常在家女装。后来,我高考全校第一。我问父母,能不能穿裙子。他们说的原话我忘了。意思就是我死了更好。
大学退学之后,回老家之后。父母就是经常和我吵架。母亲说只要我上班,就要每个月拿出2000元给父母(只要我读书,他们就包了我的学费)。母亲说只要我一直待在家里,就要让我上山砍柴。
我父母知道我得了抑郁症之后,就经常说我是被电脑和手机害得。只要不碰电脑和手机,病就会好了。
父母经常拉我上山种菜养鸡,我特别烦这个。在我眼里,很多东西应该是专人专事的。比如农民应该种菜,厨师应该烧饭,而我应该赚钱然后吃烧好的饭。而不是一定要我自己亲自去种,然后发现自己天天吃的都是自己种的,都tm吃腻了,还要感恩一句:自己种的自己放心。

我高考全校第一之后,母亲说暑假里都不用我洗碗了。结果就是第二天还是要我洗,说她要忙别的家务。我真的是受够了,我这就是洗碗的命。
你可能会觉得我讨厌做家务,是个懒狗。可能是吧。我在郑州和朋友同居,以及现在自己租房的时候,都打扫的挺干净整洁。
我父亲在投资(合法的彩票批量购买生意)里花了70万人民币,这些钱来自我的uncle要他代管的。现在意味着我父亲欠我的uncle这么多钱。我看见的父母,只是赶紧把存款里的一大半填补给uncle,还剩大概30万就不管了。好像就是说,要留着继承给我。让我还清这债务。
我还有个哥哥,高考毕业应该是2006年左右。当时哥哥成绩可以读大专。父母不给他读。哥哥尝试了几份工作都不太行。被父母送到了意大利做苦力。大概就是餐饮业,从洗碗,杀鱼之类的做起。照理说,哥哥应该经常给国内汇款才是,外面赚了钱要带回国内。事实上,我觉得我哥哥要聪明的多,他很多事情比如婚礼什么的都是要父母掏钱。结果,几乎没有给我父母发过红包汇过款。这才是真厉害。不像我呀,对父母的恨全表现在脸上和嘴上了。
父亲开了一个棋牌室来补贴家用,就是麻将为主,一局下来,胜者上交5元场地费给我们。同时棋牌室提供免费茶水。还卖烟酒。营业执照和烟证都有。这我觉得也问题不大。
可是我父母偏偏就希望我去看店。希望我负责给这些大老粗端茶送水。还要负责一直待到最晚上负责关门(也就凌晨1点左右)。最起码他们现在不希望了,因为那两天之后就是我服毒自杀失败的事情了。我把我服毒的动机说是我不想管棋牌室。嘻嘻。

母亲说父亲现在很有钱,一个月靠棋牌室就能收入一万以上,叫我不要担心。昨天母亲还有我的姑父把我带到温州康宁医院,想给我住院治疗。母亲直接就和医生说,要最便宜的病房,我们家里条件不好。结果这康宁医院的住院区,除了vip是体面的,是可以用手机并且出去散步的。其他都是穿着制服不能离开楼层大门,连图书室都没有的。就连住院上交的五千元押金,也是母亲管几个亲戚借来的。母亲听说最便宜的病房一个月也要1.5万左右的开销,就带我回家了。
但是我知道,父母一定很希望送我进去。因为他们知道,我的抑郁症就是因为电脑和手机用多了。进去之后每天按时吃饭睡觉,什么事都不想,偶尔唱唱歌,没有电子产品,就会好起来。
他们总是说生我养我不容易,说当你生第二个孩子罚款了一万元人民币。我只知道,政府那时候叫你别生。

家里有一台非全自动的洗衣机,效率堪忧还洗不干净。我说我自己掏钱买一个洗衣机,因为我只可能买一台1000元以下的波轮洗衣机。母亲就说不可能洗干净。不允许我买。

唉,好想吃各种零食,好想喝各种饮料。我还记得,母亲回家发现垃圾桶我买的吃完的泡面袋子,狠狠打我的事情。只是我已经忘了有多疼了。
只要我在电脑前面,总是会来一件事给我做。比如剥豆子,或者拖地,或者扫地,或者擦桌子,或者去晒菜干。只要我不在电脑前面,什么事都没有。
我父母应该没什么人品问题,只是,让我很讨厌。
今天早上,父亲想拿走我的身份证,幸好我提前拿走了,父亲说我再乱想就把我绑起来。
我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,已经辞职了,我又这么无能,又该去向何方。出租屋里最值钱的就是我那一台700元的洗衣机。我带不走。基本上就是送房东了。房东好像不允许我待到下个月。
父母很讨厌我去租房,我9月找到工作之后,去租房,房租和生活费是借来的。我说我是借来的钱,父亲说:“你以为借来的不要还吗?”母亲说:“你别去,你不可能成功的,你不可能还清的,你不可能坚持工作的。”
他就那么坚信我不还钱吗?我12月15日还清了全部的2500+1000元。2500是我最初计划借来的,1000是中间有个室友来一起住,我为了养活他又找一位姐姐借的。这3500全是我自己打工还清的。不过是的吧,父母的经济支持,我一分钱都没还过。所以她们觉得我对别人也是这样,没毛病。
父母现在就希望我住在他们家里,然后还说要每个月给我零花钱。其实意思就是一旦觉得我已经没有存款了,就可以停止发钱。接下来让我活着吃饭再去打工就好。我因为没有钱了,也就不能做什么事情了,不能去外地,做什么事需要花钱都要告诉他们。
怎么办啊怎么办啊,我应该怎么办,难受。我不想自杀了,我想活下去。但是我不想和父母在一起。

如果你觉得戈登我很不孝顺,这是你的自由。我确实很不符合孔子的那一套。
而且从法律来说,死后遗产交给我的时候,我才需要偿还他的负债。而赡养义务指的是,父母饿的饭都没的吃了,基本生活保证都没有了,我有义务让他活着,每个月发个多少钱就行。如果父母可以自己能养活自己,不愁吃穿住,我就没有赡养义务。
真羡慕那个出国留学就和家里断开联系,已经拥有博士学位,却不想鸟父母一下的那个谁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

提醒:你可以使用谷歌账户登录,然后在这里留言。无需当心,这整个网站都是谷歌持有的,我只是在这发文章。